廣告投放

聯邦最低工資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低

廣告投放

6月16日是美國國會第12年沒有提高聯邦最低工資標準,這是自1938年最低工資標準首次制定以來保持不變的最長時間。美國政府上一次提高最低工資是在2007年5月,即從2009年7月24日起將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7.25美元。

自1938年設立最低工資標準以來,國會一直隨意提高最低工資。根據經濟政策研究所(EPI)的數據,自1938年以來,最低工資已經提高了9倍。在過去的81年里,最低工資從25美分提高到7.25美元。

一月份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55%的注冊選民表示支持將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15美元,另有27%的人表示應該提高最低工資,但幅度要小一些。

但是,盡管提高最低工資的呼聲很高,國會在過去十多年里卻沒有采取任何措施。EPI的高級經濟分析師David Cooper說,國會的共和黨人對此“不持開放態度”。

庫珀說,直到1980年,國會才“相對有規律地——每五年左右——提高最低工資”。但他解釋說,在過去40年里,共和黨人開始強烈反對提高最低工資。

“在里根(Reagan)政府期間,根本沒有提過這個問題,”他說。“這是我們看到的9年、10年之間的增長。”

雖然通脹水平保持穩定,但在過去10年里,當前最低工資的購買力一直在穩步下降。自從最低工資提高到7.25美元,它的購買力下降了17%。這意味著全職最低工資工人每年損失3000美元。自1968年達到購買力峰值以來,最低工資的購買力下降了31%。這意味著,實際上,最低工資工人的“收入”比1968年低6800多美元,而1968年的最低工資只有1.60美元。

“想象一下,如果有人從你的工資中拿走30%,”庫珀說。“與50年前相比,他們的購買力下降了31%。這是巨大的。”

但他解釋說,這也會對經濟產生負面影響,因為工資最低的工人往往會把額外的錢直接注入經濟。

庫柏表示:“從宏觀層面看,這也具有破壞性。”“經濟的70%是消費支出。從增長的角度來看,我們是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提高最低工資標準一直是許多政客的首要任務,尤其是隨著2020年大選的臨近。紐約州民主黨眾議員亞歷山大·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最近抨擊亞馬遜及其首席執行官杰夫·貝佐斯(Jeff Bezos)向員工支付“饑餓工資”。亞馬遜將所有員工的最低工資提高到每小時15美元,并對這位國會女議員做出回應,稱她的指控“完全錯誤”。

總統候選人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喬·拜登(Joe Biden)、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艾米·克洛布查爾(Amy Klobuchar)、貝托·奧魯克(Beto O ‘Rourke)、朱利安·卡斯特羅(Julian Castro)和約翰·希肯盧珀(John Hickenlooper)都公開宣布,如果他們想入主白宮,將為15美元的最低工資標準而戰。

根據EPI的分析,將聯邦最低工資提高到15美元將會提高大約4000萬工人的工資——超過工資收入勞動力的四分之一。

庫柏說,隨著工資的提高,隨著消費者支出的增加,經濟將會有“適度的刺激作用”。但真正的問題是:企業能否在不裁員的情況下提高員工的薪酬?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郵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7:30,節假日休息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關注微博
返回頂部
平码四中四复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