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投放

網飛公司(Netflix)的斯科特·斯圖伯(Scott Stuber):電影行業需要“冷靜下來,好好談談”展覽爭議

廣告投放

隨著Netflix和其他流媒體巨頭強力進軍故事片制作領域,Netflix電影總監斯科特?斯圖伯(Scott Stuber)敦促電影制作人和放映商就展映窗口糾紛達成共識。

周六上午,網飛電影副總裁斯圖伯在美國制片人協會紐約制作大會上與電影制作人和Imagine Entertainment聯合主席羅恩·霍華德進行了廣泛的問答。在長達一小時的談話即將結束時,霍華德小心翼翼地提到了Netflix與主要展覽公司在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的最新電影《愛爾蘭人》(the Irishman)的院線上映問題上的沖突,該片由羅伯特·德尼羅(Robert De Niro)和阿爾·帕西諾(Al Pacino)主演。

斯圖伯在曼哈頓的佛羅倫斯·古爾德大廳(Florence Gould Hall)對人群說:“如果每個人都能冷靜下來,好好談談,那么在接下來的幾年里,作為一個行業,我們將能夠為每個人找到正確的答案。”

本月早些時候,美國影院業主協會主席約翰·費西恩批評Netflix公司拒絕接受影院上映72天的標準排他性窗口,從而“把大筆錢留在了桌子上”。11月27日,Netflix在流媒體平臺《愛爾蘭人》上映前,為影院業主提供了一個26天的獨家框架。菲西安告訴《紐約時報》,這種情況是一種“恥辱”,并指責Netflix未能與參展商合作。

斯圖伯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制片人,曾擔任環球影業(Universal Pictures)的高管。

“情況變得非常緊張,”Stuber說。“它變成了關于巨大的IP,動畫和恐怖。某些類型的游戲因為更具挑戰性而被擠出市場。他說:“我們必須聚在一起,討論如何為電影制作人拓寬機會的渠道,而不是口頭上說我們反對他們。”

Stuber還強調,關于影院放映的窗口策略的沖突已經成為所有主要電影公司的一個問題。

“這不是Netflix的問題,這是一個商業問題,”Stuber說。

Netflix提供了不同長度的影院窗口,從四周到六周不等。作為一家初創公司,以傳統的影院放映方式每年推出12到14部電影,是完全不可行的。“這是一種不同的商業模式,”他說。

Stuber在2017年3月加入Netflix,從零開始建立了一個電影部門。公司目前有60多個項目處于不同的開發或生產階段。Stuber向Howard強調,盡管產量很高,公司并不打算購買“5個項目的250個項目”。

“我們想買它來做,”他說。“我們不想買它來開發它。”

斯圖伯告訴霍華德,Netflix的電影業務被組織成許多子部門,有專門的主管指導動畫、類型電影、適合家庭觀看的影片、獨立藝術電影,以及《愛爾蘭人》(The Irishman)等著名項目。“有一個圣誕電影、勵志故事和許多國際單位的小組。他將其與一系列標簽為la New Line Cinema和Focus Features的不同色調風格的電影進行了比較。

霍華德目前正在為網飛公司改編小說《鄉巴佬挽歌》。

斯圖伯告訴觀眾,Netflix是根據角色的深度和敘述視角的強度來評估電影前景的。他并沒有過多考慮什么題材會吸引哪些觀眾,而是在尋找一個具有普遍人性元素的故事,能夠在Netflix近1.6億的全球訂閱用戶中傳播。

他說:“我可以讓外星人襲擊我,也可以讓兩個人在咖啡館里墜入愛河——不管誰是(電影的)主角,最好是我認識的人。”“重要的是我們都能從那個人身上看到自己。”

斯圖伯指出,資深電影人大衛·科斯已被任命為倫敦國際電影部門的負責人。Netflix的全球足跡為Stuber的羽翼提供了一個廣闊的空間,讓他們可以用美國本土語言與美國以外的電影制作人合作。他認為,在某些情況下,這比把外國電影人引進好萊塢更好。

他說:“有時候,它在精神上并不適合那個藝術家。”“但如果你用他們自己的語言和他們一起工作,你就讓他們唱歌。”

霍華德向斯圖伯施壓,要求對網飛公司的藝人給予補償,因為網飛公司通常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鎖定所有版權,即便不是完全擁有其內容。斯圖伯說,Netflix已經嘗試對其電影的制片人開放,在電影首映周末之后,以及在上映7天和28天之后提供觀眾信息。

此外,Netflix與電影制作人的協議中包含了獎金類型的公式,即為表現良好的影片支付報酬。

“我們有一個模型。如果我們拍了一部電影,我們就成功了,”他說。

(圖:Sc

為您推薦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郵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7:30,節假日休息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關注微博
返回頂部
平码四中四复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