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投放

趙濤(音譯)在開云集團(Kering)的上海女性動感秀(Shanghai Women in Motion Showcase)上表現得十分坦率

廣告投放

趙濤是中國藝術電影史上最知名的面孔之一,這要歸功于她與導演賈樟柯的長期合作。2012年,她與賈樟柯結婚。從2000年的《站臺》(Platform)到去年的《灰燼是最純潔的白色》(Ash is pure White),她的作品深入探索了現代中國的道德深度,向全球觀眾講述了中國的巨變。

雖然經常被形容為賈樟柯的“繆斯”,但這個詞讓她自己感到不舒服。“我不接受也不拒絕。它出現了,我聽到了,”她聳了聳肩。“這不是我為自己想出的一個詞,而是媒體為我們的關系想出的一個詞。”

目前,她正在擔任一部關于中國作家余華和賈平娃作品的新文學紀錄片的制片人。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她的丈夫于今年5月開始拍攝這部紀錄片。

相關上海:爾東影業加入好萊塢與中國交易網,中美電影節尋求特別的對話

在上海國際電影節(Shanghai Intl)的間隙,開云女性電影公司(Kering women in Motion)的一場演講中,趙坦率地談到了中國電影行業女性面臨的種種挑戰,令人耳目一新。電影節。

變化:你經常塑造堅強的女性角色,試圖在一個男人的世界里找到自己的路。你如何準備這些角色?

趙:當我得到一個角色的時候,劇本給了我想象角色的基礎。我沒有直接考慮如何讓她成為一個堅強的人。我的方法是拿起一個劇本,把它通讀很多遍,每次都把它喚起的感覺寫下來。然后我喜歡為這個角色寫傳記。以喬喬為例,我從她的幼兒園開始。我甚至知道她幼兒園和中學的確切名稱和地址,因為我對大同(它的所在地)非常熟悉。當她遇到她的第一個男朋友時,我繼續寫,他們有什么樣的爭吵,當她大學畢業時,她面臨什么樣的問題,直到她60歲。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這個角色告訴我,她已經一步一步地從一個非常簡單的女孩變成了一個非常堅強的女人。

您如何與賈樟柯合作?你對角色的塑造有多投入?

經過這么多年的合作,我們有一個默契,我不會干涉他的創作過程,也不會提出任何要求。在劇本開發階段,我們不討論任何事情,只有在他和他的創意團隊溝通并決定由我來扮演這個角色后,我們才會交談。如果他不給我,我也不會問:我并沒有死心塌地地演任何角色,因為我在其中并不重要——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我們的電影所描繪的價值觀。

什么樣的女性角色能引起中國觀眾的共鳴?你拍過幾部外國電影——這和在西方引起共鳴的電影有什么不同嗎?

中國觀眾需要的角色必須符合他們的情感,并能與他們控制情緒的方式一致。一個給我留下特別印象的例子是在意大利拍攝的《順利與詩人》(Shun Li and the Poet)。“導演需要我表達和孩子團聚的極度喜悅,想讓我去海里游泳。我說,我能做到,但從一個中國女人的角度來看,我不認為她會那樣對待幸福,穿上泳衣去游泳。他想了很長時間,因為他真的很想去游泳,但最后,我們決定,當我最快樂的時候,我可以給爸爸寫信。

無論我的性格是在中國還是意大利,汾陽還是北京,我認為人們遇到的問題,尤其是女性,都是一樣的。我們女性肯定會面臨初戀,以及照顧家庭和孩子的責任——這是沒有國籍的。每個人都是一樣的,但女性的負擔和責任尤其相同。

作為一個更成熟、更有經驗的女演員,你能給自己的演藝事業帶來什么?

當我在20歲出頭第一次主演《站臺》時,我還沒有劇本,所以我只是盡我最大的努力在每個場景開始前跟著導演給我解釋的故事走。那時,我在演戲。這么多年過去了,當我拿到劇本,分析它,寫下我詳細的背景故事之后,當我沉浸在創作的樂趣中時,我覺得我不再需要演戲了。相反,我覺得我應該活在這個角色里。

年齡對中國女演員的挑戰是什么?

這是一個特別大的障礙。我們現在的審美標準只欣賞20歲出頭的漂亮女孩,而當中國女演員到了一定年齡,她們所扮演的角色自然就會被歸入母親、祖母和長輩的范疇。但實際上,只有在你40歲的時候,你才積累了豐富的工作經驗。在那個時候,你不能只是

為您推薦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郵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7:30,節假日休息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關注微博
返回頂部
平码四中四复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