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投放

就該給影視劇戴上“煙草過濾嘴” 讓“盲道”成為互聯網標配

廣告投放

這則通知雖然算不上對影視劇的“禁煙令”,但起碼算得上一個“限煙令”。實際上,早在2011年初,彼時的廣電總局就曾發出通知,要求嚴格控制影視劇中的吸煙鏡頭,并拉出了幾條負面清單。此番八部門聯合下發影視劇“限煙令”,并不是簡單重申,而是一種治理升級。

八部門參與治理彰顯了政府對青少年控煙工作的重視,展現了政府嚴控影視劇吸煙鏡頭的決心,向全社會釋放了一個非常強烈的信號。比之一個部門單打獨斗,八個部門擁有更多監管資源、監管手段,可以形成監管的交叉火力,形成綜合治理的態勢。“限煙令”著重強調了對影視劇吸煙鏡頭的審查,顯然,映前審查是一種非常有力的前置措施,能夠有效刪卡吸煙鏡頭,凈化影視劇。“限煙令”也將過度展示吸煙鏡頭的影視劇不得評獎的范圍由原來的“總局舉辦的各種電影、電視劇評優活動”拓展到“各種評優活動”,又擰緊了一扣。

我國是吸煙大國,多年來長期占據著幾個與煙草銷售、吸煙、疾病等有關的數據“第一”位置,而與青少年有關的幾個吸煙數據更是讓人憂心忡忡——我國青少年吸煙率為6.9%、嘗試吸煙率為19.9%、還有1.8億兒童遭二手煙危害……當前的吸煙狀況距“到2030年15歲以上人群吸煙率降低到20%”的目標,仍有很大差距,控煙形勢非常嚴峻。

青少年大都有獵奇心理,有些青少年自制力弱,喜歡模仿他人動作,尤其喜歡模仿影視明星的行為和生活方式,影視劇中的吸煙鏡頭會對青少年產生很深的負面影響。有調查顯示,在影視劇中看見煙草鏡頭的青少年嘗試吸煙的可能性增加3倍,不吸煙的青少年如果其偶像吸煙,則他們對吸煙行為認同的可能性提高16倍。但揆諸現實,很多影視劇依然是煙霧繚繞。從2011年起,中國控煙協會連年評選影視劇中的“臟煙灰缸獎”,獲“獎”影視劇的吸煙鏡頭數量和時長更是令人咋舌。影視劇的吸煙鏡頭堪稱一種屏幕污染,對青少年是一種不良的示范、誘導或鼓勵,對影視劇中的吸煙鏡頭進行限制勢在必行。

誠然,生活中的吸煙行為隨處可見,影視劇作為一種藝術,來源于生活,影視劇的吸煙鏡頭也是對生活的反映,但是,藝術還應該高于生活,嚴控影視劇中的吸煙鏡頭,順應了保護青少年健康的需求,順應了控煙的大勢,恰恰是藝術高于生活的體現,符合藝術傳播的規律。給影視劇戴上“煙草過濾嘴”盡管不能徹底屏蔽吸煙鏡頭,但可以大幅削減吸煙鏡頭,減輕對青少年的不良影響。希望八部門全力落實“限煙令”,能夠讓“限煙令”真正產生執行力、制約力,真正產生煙草過濾效果。

當不少人在“雙11”里“買買買”時,也許不會想到,社會上還有一群人,想在網上買一件商品都不容易,不是實力而是視力不允許,眼睛看不見,上不了網。電商平臺開設“盲道”之后,視障人士只要通過手機的盲打功能,打開電商平臺,在搜索欄語音輸入自己想要的商品,手機上就會彈出各式各樣的商品。當手指點到某個產品時,該產品的詳情描述就會通過語音展示出來,甚至圖片也可被讀出來。如此一來,視障人士網購也就沒那么難了。對于全國約1700萬視障人士來說,這是一個福音。

對客戶有多尊重,企業在市場上就能走多遠,贏得客戶是企業生存發展的硬道理。電商平臺開“盲道”,就是以客戶為中心的體現。無論出于客戶權益保障,還是自身利益考量,能照顧到小眾的需求,創造條件讓他們享受到同質服務,精神境界堪贊,啟迪意義可期。

于互聯網企業,不妨在信息無障礙上多花點心思。人們對互聯網的依賴性日益增強,對于殘障人士來說,他們更加迫切地希望通過互聯網改善生活、改變自己,但由于身體原因,他們無法像普通人一樣輕松獲得信息,這就需要互聯網企業充分考慮他們的感受,不斷提高信息無障礙水平。當然,信息無障礙的內涵更豐富,“盲道”只是其一。

于政務服務,必須充分考慮特殊人群的需求。政務服務APP或小程序,也應向電商平臺學習,在信息無障礙上做增量,讓殘障人士足不出戶也能獲得相關服務。

于互聯網管理,應當重視信息無障礙建設。比如,加強信息無障礙標準體系建設,發布國家及行業標準,為殘障人士便利使用信息通信設備、獲取互聯網信息、操縱輔助裝置等提供有效標準支撐。同時,重視專業人才培養,為互聯網企業開展相關服務提供智力支持。

希望在各方努力下,互聯網上出現越來越多的“盲道”以及其他“無障礙設施”,讓殘障人士感受到科技發展帶來的便利和背后人心的溫暖。

為您推薦

聯系我們

聯系我們

郵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00-17:30,節假日休息

關注微信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

關注微博
返回頂部
平码四中四复式资料